医院视频 领导关怀慈善公益 员工随感 员工摄影 优秀员工 天使风采 医患互动 护理日记 平安医院 教育培训 博爱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博爱医院 > 医院文化 > 慈善公益 >

她的幸福事

时间:2012-12-03 15:18来源:今日路桥 作者:金珍娇 点击:

台州市博爱医院|路桥博爱医院|唇裂|唇腭裂|汪元欢|汪欢|她的幸福事|今日路桥|20121203
台州市博爱医院|路桥博爱医院|唇裂|唇腭裂|汪元欢|汪欢|她的幸福事|今日路桥|20121203

  她说:“台州这座城市让我感到了温暖。”

  他们有一个心愿:“让欢欢做一个漂亮新娘。”

  □本报记者  金珍娇  文/摄

  11月25日6时,温岭。22岁的汪欢从租住的小屋里起床,一番洗漱,15分钟后她独自一人出了家门。

  7时,路桥,博爱医院门口。刚下车的汪欢拿出手机,拨通了远在重庆市彭水县父亲的电话:“爸爸,我要进去了,等你元旦过来,我就可以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漂漂亮亮地当新娘了。”

  8时30分,博爱医院手术室,从杭州整形医院特地邀请过来的姚建民教授以及医护人员准备就绪,汪欢躺在了手术台上。

  历时两个半小时的手术,所有医护人员都是义务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大拨共青团四川省委驻浙江台州工作委员会的成员们等待着汪欢手术成功的消息。

  这场特殊的手术,这次令人感动的“爱心传递”,让天生唇裂的汪欢感受到了台州这座城市浓浓的爱意和暖意。

  1

  这是个天然含有隐痛的命运——出生仅3天左右的汪欢,被亲生父母抛弃在重庆市彭水县新田乡的一座桥上。人来人往的桥上,虽然不少人被女婴的哭声吸引,但是没有人愿意抱起这个面部有着非常醒目唇裂的婴儿。

  那天,天气很热。汪胜锡挑着自家种的菜去县城售卖。经过桥上,看到了哭声渐弱的汪欢。此时,汪欢的身上已经爬满了蚂蚁,不少过路的人忍不住感叹:“咋死啊,这么小的孩子都忍心就丢了……”

  汪胜锡想也没想,抱起女婴赶紧回家。

  “幸好我那天去县城,若是第二天去,你那天就没有命了。”汪胜锡说起这事的时候,一直庆幸自己去的时间对了。

  捡到汪欢的时候,汪胜锡已经38岁了,因为穷,一直没有成家。

  “我是爸爸一个人带大的,小的时候,不懂得爸爸和妈妈的区别,有时候我叫爸爸为‘妈妈’。大概是三四岁左右,我也记不住具体年龄,开始有些懂事了,村里的人经常叫我‘孤儿’,回家后,问爸爸,才知道自己是捡来的。但是我觉得自己不是‘孤儿’,我有父亲,很爱很爱我的父亲。”汪欢说。

  捡到女婴后,汪胜锡一直悉心照顾,虽然很穷,但是即使自己饿着,也要让女儿能有口饭吃。期间,有好几个人给老实本分的汪胜锡说亲事,但只要听到对方要求“把孩子送走”,汪胜锡都拒绝了。对他而言,这个女孩就是自己的亲身女儿,他要养大她,即使她身有残疾,但在他眼里,跟其他女孩子一样漂亮、可爱。

  2

  汪胜锡是个地道的农民,和祖辈一样,在土地上劳作,看“老天爷”吃饭。丰收时,一年到头有个2000多元的收入;若是遇到老天“不给力”,颗粒无收。到了汪欢上学的年龄,没有积蓄的汪胜锡到处借钱,凑齐了120元。5分的利息让这个老实巴交的农民更早出门、更晚回家劳作。

  “养活我,让爸爸更加辛苦了。”汪欢回忆,由于父亲没有结婚,她的户口成了一道难题。县城工作人员要求汪胜锡交180元才能把他养女的户口落实下来。

  “那时候的180元,可是很大的一笔钱,为了上户口,我爸又问别人借钱。”汪欢说。

  汪欢的成绩一直非常好,小学毕业的时候,学校的校长跟汪胜锡说:“孩子的成绩这么好,让她继续上学吧”。虽然家徒四壁,破旧的老房子愈加颓败,但是汪胜锡咬咬牙,让汪欢继续上了初中。

  读小学的时候,老师要求每个同学必须买一本字典,那时候字典一本5元钱,汪欢闷闷不乐地回家了,她知道5元对于父亲来讲,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汪胜锡知道后,第二天天没亮就赶到县城,买回了一本字典。

  初中的学校离家里有些远,汪欢只能住在学校里,一个星期20元的生活费。“那个时候,连回家的车费都舍不得花,就走两三个小时的路回家。”虽然很苦,但汪欢还是坚持每个星期都回家看父亲。

  “从小到大,我都没有穿过新衣服,衣服都是堂姐、堂妹她们穿旧了不要的。虽然也很希望能够穿上漂亮的衣服,但是我知道爸爸没有钱,所以就盼着自己快点长大,赚钱,然后给父亲和自己买新衣服穿。”汪欢说。

  初中的时候,汪欢一直保持优异的成绩,毕业时,老师又跟汪胜锡说:“孩子成绩好,让孩子升学吧”。汪胜锡一筹莫展,高中的学费比初中学费高太多了,家里一点钱都拿不出来了。看着蹲在家门口的父亲,汪欢说:“爸爸,我不想读书了,我要出去打工赚钱。”

  然而,时至今日,汪欢对于没有上高中依旧感到遗憾。“当时非常想读书,我知道读书能够让我有好的前途,但是看着爸爸驼着背缩成一团蹲在角落,我非常不忍心。”汪欢说。

  3

  没上学时,汪欢虽然感觉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但是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丑八怪”。记得第一天去小学报到,满心的欢喜最后发现没有一个小朋友愿意和自己一块坐、一起玩,她才知道平时村里的那些人为什么叫自己“歪嘴巴、塌鼻子”。

  或许是苦难让她早早的懂事、学会容忍,汪欢并没有因为同学的排斥而放弃上学,她努力读书,取得好成绩,让老师满意,让父亲欣慰。

  “我那时心里其实有恨的,为什么他们都要叫我‘孤儿、没娘养的、丑八怪’,觉得不公平,我也不希望自己生下来就这样,也希望自己是漂亮的。”汪欢说,“后来同学们也习惯了,加上我的成绩不错,倒是没有那么排斥我了。我自己也因为认识的知识多了,读得书多了,加上爸爸很爱我,心里慢慢地平静了。”

  随着年龄渐渐大了,汪欢也同其他女孩子一样开始在意自己的外貌。“没做手术前,我的嘴巴是合不拢的,鼻子又和嘴巴连成一片,吃饭的时候,饭菜会漏出来,你可以想象吗?”汪欢苦涩地笑着说,“没做手术前,我从不敢面对镜子,经过玻璃窗前,都会刻意的直视前方,不让自己看到玻璃里面即使有些模糊的自己。”

  上初中的时候,国家对唇裂有了相关政策,汪欢很荣幸成为了免费做唇裂手术的对象。当父亲和汪欢接到通知的时候,父女俩心里说不出地激动。“爸爸一直想要存钱给我做手术,但是手术费用是如此高,一辈子种地的他都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够存到这笔钱。我爸经常对我说‘女儿啊,对不起,爸爸没用,没钱给你做手术’,我虽然一直安慰爸爸,说‘没关系’,但实际上真得非常想要治好自己的唇裂。”汪欢说。

  接到通知的那天晚上,汪欢躲在被子里偷偷地哭了一晚——那是幸福的泪水啊!

  第一次手术历时5个小时,汪胜锡一直陪在汪欢的身边。住院的那些天,看到其他病床孩子都有母亲照顾,汪欢第一次感觉到“妈妈”的特殊存在。

  “那是我第一次如此渴望有妈妈。但是我知道,老天让我没有了妈妈,却给了我一个比其他人都好的爸爸。”汪欢说。

  第一次手术完成后,汪欢的整个容貌有了比较大的改变。然而,根据政策,唇裂手术是免费的,但接下来后续整容手术需要自己负担,这让贫穷的父女俩再一次陷入困境。

  4

  “我一直觉得自己过得坎坷,生下来就是个唇裂,又被父母抛弃,没钱上学读书。但是我又觉得自己很幸运,被那么爱我的父亲遇到并养大,现在又遇上了爱我的男朋友,生下来儿子。”22岁的汪欢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似乎是活了大半辈子的人才会发出的感慨。

  2011年,汪欢随着男友来到了台州温岭,在一家鞋厂当起了工人。

  “这段时间很忙,每天都加班到凌晨两三点。但是幸好有我男朋友,我做不完的工作,他会帮我一起做。他是我上一级。”汪欢幸福地笑着。

  汪欢与男朋友吴锐在2009年8月认识。两个人的爱情缘于网恋。时年19岁的汪欢在老家县城打工。一次聊QQ的时候,突然有个陌生的号码加了进来,汪欢拒绝了,但是对方毫不气馁继续请求加为好友,汪欢就加了对方。

  “聊着、聊着,觉得对方蛮有意思的。但是当时我们两个都不真心,跟对方都说了个假名,后来他问我要了号码,我们开始电话聊天,渐渐地开始互相有好感了,才道出了真实情况。我记得第一次听他的声音时,就感到非常喜悦,他似乎也是这样的。”汪欢说。

  逐渐进入佳境的两人,开始需要真实的面对面。汪欢心里很犹豫,觉得自己不好看,对方可能会不喜欢。为了不让第一次见面双方都尴尬,汪欢就把自己的情况跟吴锐说了。

  “我不介意,真的,请相信我。”电话那头,吴锐诚恳地说着。这个憨厚老实的小伙子就这样牵住了汪欢的手。

  面对记者,吴锐没有忸怩,他说:“我就是喜欢她。”

  说起婚礼,吴锐有些头疼了。“我现在压力很大,我们一家三口,加上我父母和弟弟、弟妹,全家子都生活在这,台州的生活水平高,经济压力蛮大的,特别是孩子出世后,要花费的就更多了。我原本是没有打算那么早就办婚礼的,想要等经济条件再好一点。”吴锐说。

  停顿了一会,他看了一眼汪欢,说:“但是我想给她一个婚礼。”

  5

  要当新娘了,汪欢心里很开心,想要做后续的美容手术心情更加迫切了。虽然男朋友表示支持,但是高昂的手术费让汪欢望而怯步了。

  就在此时,因为一次参加四川驻台州的老乡会,让汪欢又看到了希望。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汪欢给共青团四川省委驻浙江台州工作委员会的工作人员——彭腾积发了一条求助短信。

  就是因为这一条短信,一场“爱心传递”在台州展开了。

  10月20日,路桥。

  博爱医院美容科主任周翠灵接到一个求助电话。电话是四川驻台州团工委宣传部长王春梅打来的,王春梅向周翠灵讲述了唇裂女孩汪欢的故事,希望博爱医院能帮助四川同乡会的朋友们来实现让汪欢当上美丽新娘的愿望,为汪欢做一次美容手术。

  听了王春梅的讲述后,周翠灵为四川同乡会这群热心人所感动,她当即决定将这件事情告知院长孙捷,并向院长提出请求。孙院长从事社会公益事业已经多年,周翠灵认为孙院长为这件事情点头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敲开孙院长办公室的门,周翠灵将王春梅对她讲述的故事原原本本的向孙院长讲述了一遍。不出意料,孙院长很快就答应帮这个忙,并让周翠灵立即准备起来。

  不过让周翠灵意外的是,为了更好的完成手术,孙院长还特意联系了杭州整形医院的专家姚建民教授,邀请他一起完成这次“爱心传递”。

  周翠灵则在美容科召集同事们开了专门会议,在会上将准备为汪欢做手术的事情告知了大家。“我告诉大家,是义务的,没有任何收入,愿意参加的就来。”周翠灵说,会上所有人都表示愿意参加。“他们说,又不是第一次给病人提供义务治疗,习惯了!”

  前前后后都打点好了,手术日期定在11月25日。治疗要花去的费用大致是30000元,但以汪欢的经济状况没有力量承担这笔手术费。院长孙捷拍了板,医疗费用汪欢能支付多少就支付多少,支付不了的,全部由医院承担。

  孙院长不是第一次拍这样的板,医院的同事们心里都清楚,医院本身的经济负担也不小。院办主任蔡伟标带头为这次爱心行动捐款,医院美容科的医护人员也捐了一笔钱,用于垫付汪欢手术所需的花费。

  11月24日中午,杭州整形医院的姚建民教授在忙完了手里的工作之后,就匆匆到火车站购买了当天的车票,乘动车来台州。“座位没了,他就买了站票,一路从杭州站到台州来的。”周翠灵说。

  手术前,四川驻台州团工委的负责人又送来了2000元,这是团工委里的干部捐的。汪欢的亲戚则凑了3000元。

  11月25日上午,汪欢从温岭潘郎赶到路桥,走进了博爱医院美容科的手术室。

  在姚建民教授和博爱医院热心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汪欢的手术完成得非常成功,她的面部得到了很好的修复。

  6

  截至目前,温岭的一家酒店已经答应承办汪欢的婚宴,并减免部分费用,还有一家婚庆公司表示要免费为汪欢的婚宴服务,考虑到天气因素,彭腾积和他的团队已经为汪欢的婚礼做了两个预案:一个是广场婚礼,另一个是纯室内婚礼。虽然距离婚期还有些日子,但彭腾积和所有为汪欢婚礼付出的好心人们,却一直在忙碌着,他们只有一个心愿:让汪欢圆了漂亮的新娘梦!在此,本报希望有好心人能够伸出援手,让汪欢有一场与众不同婚礼。

2012-12-03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