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视频 领导关怀 慈善公益员工随感 员工摄影 优秀员工 天使风采 医患互动 护理日记 平安医院 教育培训 博爱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博爱医院 > 医院文化 > 员工随感 >

放飞心灵 港澳过年

时间:2013-04-13 14:27来源:台州市博爱医院 作者:台州市博爱医院 点击:

○ 蔡伟标

 

    2013年的春节,一家三口与同事叶丹红一家三口“组团”游历了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与深圳特区,可谓又累又险又乐。累,都一一挺过来了;险,至今仍心有余悸;乐,松一年到头总是绷紧的情绪,放飞心灵,港澳过年,即便人在囧途,也乐在其中。

 

人在囧途

农历二十八,携妻儿提前一天赶回三门,向长辈们拜了年,给晚辈们发了压岁钱,与父母一起吃了团圆饭。此时,天降大雪。按规划,我们于除夕上午必需赶到路桥乘飞机至深圳。雪夜,辞别父母,一家三口驱车赶回路桥。

车行至高速公路入口,只见写着“高速封道”。扭头开往临海省道,车行至高枧,又见交警封道,说前路大雪导致事故连发正在紧急处理。只原路返回开往花桥方向,一路上大雪漫天飞舞,公路上积雪太多导致许多车辆发生碰撞、侧翻、跌入路沟、原地泊车。我一路小心翼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比平常慢四五倍的速度像蜗牛一样缓缓前行。为保持车距,我轻轻点了一下刹车,发现失灵,立即松开,减速,因此更加谨慎了。好不容易到了花桥,好心的居民告诉我山上的那条路已经被积雪封死了。只好又像蜗牛一样地缓缓前行赶往小雄方向,经过椒江回到路桥,一看表,不足百公里的路途却足足开了四个小时。由于高度紧张,当晚我三次在睡梦中惊醒,梦的都是自己连车带人掉进路边的河里啦。

除夕上午,由于天气原因,飞机又延迟了两个小时起飞。下午,我们两家六口人终于顺利抵达深圳。哎,真是现实版的《人在囧途》啊。

 

车马劳顿

正月初一至初六,我们除了初一晚上住在香港,其余时间都是白天游港澳,晚上住深圳。尤其辛苦的是两位家庭主妇,她们不顾白天的车马劳顿,晚上还得买菜做饭。

期间,我们先后游历了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与深圳特区,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金紫荆广场,这里为香港回归祖国的见证,我们在“永远盛开的紫荆花”及回归的纪念碑旁拍照留念。夜晚,我们观光船游览了美丽的维多利亚港。首次亲密接触香港,我不由自主地哼着“东方之珠”,观赏香港华丽的夜景,拍下了许多风景照女人们则不同,她们在香港买香水、买药物、买糕点,忙得不亦乐乎。澳门虽为特别行政区,但地域偏小,据导游介绍,全澳门仅19平方公里。澳门回归的纪念广场很小,还没有我们博爱医院的篮球场大。乘车经过澳门的一个所谓的最长的隧道,也是一眨眼的功夫。澳门的娱乐城就是赌场,这里的老板们都赌得很大,钱一捆一捆地数,我们参观了一下,也算是长了见识。

在深圳,我们游览了“世界之窗”、深圳动物园,一路看,一路走,一路拍,直走得双腿哆嗦,直走得筋疲力竭。

从除夕出发到初七返回,我们每天大约都得走2公里路,受尽了车马劳顿之苦,一坐车或登机,我们两家人都呼呼入睡。

 

有惊无险

港澳粤之行,愉悦之余,难忘历险。心不在焉,小儿东跑西颠险些毁了相机;为寻刺激,父子悬在半空尖叫不断,泪花涟涟;沉醉美景,难辨东西南北,“团长”差点掉队。值得庆幸的是,都是有惊无险。

香港迪士尼主题乐园,当两家六口人走在充满二十世纪初的美国小镇风情的大街大人们会不其然地放缓步伐,享受阵阵烘饼及糖果的香味,欣赏两旁雅朴怀旧的建筑物之际,突然听到“啪”的一声,梁星剑、叶丹红的9岁宝贝儿子梁潇阳光顾着玩,一路小跑,手中的相机重重摔在地上。啊哟,这可是集多日拍摄的美景于一身的随团专用相机呀。我随手捡起,发现镜头被摔成了歪脖子,一按快门,镜头竟然缩不回去了。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我使劲一扳,镜头恢复了原状,试按快门,竟然又可使用啦。哇塞,有惊无险,谢天谢地。这是一惊。

二惊发生在迪士尼的“自由落体”。难得与刚满18周岁的儿子一起玩,又受到他的热情相邀与鼓励,我激动地跟着小当家坐上了惊险刺激的“自由落体”。上好了保险带,我们既兴奋又忐忑不安,故作平静地与观看的亲友团挥手示意。突然,“自由落体”启动“超重”,“呼”的一声,拔地而起,顿时失去重心,父子俩紧闭双目急剧尖叫,胆颤心惊,直至“自由落体”停在半空。我睁开眼睛,俯视地面,只见自己已被悬在了高空的“桅杆”上,立即与旁座的儿子说:“儿子,待会下去该怎么办呀?”。儿子说“是啊,是啊,该怎么办呀?老爸……”。言谈间,“自由落体”突然启动“失重”,我们仿佛被人从后背一脚踹下了悬崖,“啊……”又紧闭双眼一路尖叫回地面。如此往复被折腾了四五回,终于平安落地,但我的三魂六魄几乎被整飞了。我想,恐怕今后一段时期再也不敢玩这样刺激的游戏了。

发生在深圳特区的“世界之窗”。这个“险”发生在“团长”——我的身上,遭受了身边妇孺的“嘲笑”,真是丢尽脸面呀,从此再也无颜见江东父老。事情是这样的,我这个“团长”本身就不辨东西南北,一般都是“压轴”与“断尾”的。过了“埃及金字塔”这个景点,“世界之窗”景色着实迷人,我东看看、西拍拍,不知不觉地掉队了。迷失了方向的我拼命在茫茫人海中找寻熟悉的身影,终于,我的目光捕捉到了“儿子”的身影。紧紧相随,紧跟其后,那小子蓦然回首,天哪,原来我跟了别人的儿子兜了一大圈呀。危急关头,我只好打电话求助妻儿前来导引。一个下午,他们都疯狂地逛,而我被“遗弃”,一直在景区等待中度过。最后,他们终于找到了我,儿子拍拍我的肩,像个老大在说话:“老爸,下次可别一个人乱跑哦,跑丢了我不负责哦,哈哈哈……”。哎,我心里既羞涩又幸福,羞涩的是自己是个路盲,险些走丢;幸福的是儿子已经长大了,像个小大人了,今后的家事可少了一份操心。

还好,还好,港澳粤之行有惊无险。

2013-04-13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