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视频 领导关怀 慈善公益员工随感 员工摄影 优秀员工 天使风采 医患互动 护理日记 平安医院 教育培训 博爱报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博爱医院 > 医院文化 > 员工随感 >

杜鹃林、茶园及茅屋——天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

时间:2015-08-31 15:56来源:台州市博爱医院 作者:王艳阳 点击:

O王艳阳

 

  “古木森森,云雾缭绕。茶园碧碧,杜鹃菲红,茅蓬点缀,秋千飞扬。晨钟暮鼓,禅意深深。” 

  来天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已不下三次,每次来,心灵就象在群聚的林木中浸润了一般,有着别样的透彻与明净。

  这次依然不例外,一下旅游车,清新而凉爽的气息即刻扑面而来。前方, 高大笔直的林木在碧澄的水面伸出,树荫的投影隐去了阳光的炫目。穿过曲折铺架的水上木桥,如同穿越在一片无止境的天然氧吧中。目光所及,是一片又一片的林木,高高低低包裹着你。一些古老而又珍贵的树种被岁月的风霜沉静地标注着——唐樟,宋柏,宋藤,乌药,铁皮石斛……自然的海拔山势与低湿气温使华顶的生态风景自成一体。华顶峰是天台山的主峰,海拔1098米,四周群山向而拱之,层层相裹,状如百叶莲花,华顶正当花之顶,故名“华顶”。在这一大片原始的亚热带常绿阔叶林里,珍藏着无数的奇草异木,珍禽异兽。而大片大片盛开的云锦杜鹃就是华顶最美的花事。

  杜鹃林未至,却不禁让人沉浸于几年前的观赏回忆:那是怎样一幅灿若云霞的美景啊!坐在观景亭边,俯视展望。手掌般大小的粉色花朵缀满翠绿的枝头。四五米高的杜鹃树缠缠绵绵,争相吐艳。深浅交融的花瓣莹莹欲语,或随风飞旋,或傲然枝头,或铺陈山路。盛极一时的红绿相间将一片山林绣成一幅极品的经卷。是啊,成林300亩面积,树龄在200年以上并形成古树群的杜鹃林,在中国唯天台华顶独有。如果说平常山地所见的零星杜鹃只是个斜倚门楣的小家碧玉,那么云锦杜鹃则象一位风姿绰然的大家闺秀,她雍容华贵的气度傲然俯视着这片山林的花草枝叶。

  “人间四月芳菲尽,华顶杜鹃始盛开”。这次去华顶,已是五月中旬,短暂的花期似乎跟游客开了个玩笑。那片灿若红霞杜鹃盛开的恢宏场景并未展现,不过,茶园附近几株迟开的杜鹃些许的花朵还是让人分享了它的瑰丽与华美,凄艳与芬芳。花与树犹如柔美的少女依偎着一位成熟的男子,渐离渐去的花瓣却象演绎着一段生离死别的悲情故事。

  大片大片的杜鹃林更多地向人展示了它独特的大灌木风采、绵绵不绝的生命风采。一路行来,四五米高的油绿林木树冠浑圆,粗壮有力,主干分明,虬枝横斜,苔痕点点的枝干上抒写千百年风雨造就的苍劲与粗犷。或许云锦杜鹃与华顶是结缘的,与华顶寺也是分不开的。在寺院钟声的回荡中,望天上云卷云舒,视周遭雾起雾落,年华里轮回着舒展,归落。自从千年前一位不知名的僧人在此种下了第一株杜鹃花,似乎就注定了这美丽的云锦与这片土地相依,它注定有一丝佛音,多一份禅意。于是,在梵语中,它被称为沙椤树,和尚花。曲折缠绵,错落有致,在云气飘渺间,晨钟暮鼓里,在时间与空间的极限里绵延着,静展着佛国仙山里超凡脱俗的灵气。

  “山高气寒,四时之花信常迟,帷娑罗种性最宜,故四月花开如木笔,如芍药,香满禅林。然帷此与石梁有之,洵异种也。”这是齐周华对华顶杜鹃的描绘。

  “翠岫从容出,名花次第逢。最怜红踯躅,高映碧芙蓉。琪树应同种,桃源许并。无人移上苑,空置白云封。”这是清初台州知府张联元对云锦杜鹃的真实写照。在古人的笔下,这美丽的云锦杜鹃也只是属于这片土地的。

  华顶独特的气候湿度条件,也造就了其茶树的独特灵性与品性。除了杜鹃林,这里的绿色茶园出产的是云雾茶。与杜鹃林相比,茶园显然低矮得多,虽葱葱郁郁,却不事张扬。一垄一垄整齐地排列着。犹如平地田间熟悉不过的几亩绿色。终年湿润的地气,砂质肥沃的土壤,让这些种植于海拔800~900米高处。常年平均气温保持在12.2℃的茶区内,常常享受四季浓雾笼罩的福气,萌芽迟缓而品质不凡。看来云雾茶之名就取于此。

  常想,品茶,品茗者或许更多的是要寻找一份自然的清静,在绿色的茶水里寻找一片心灵的澄静,所谓的茶道,其中更多的是融入修身养性的文化品味。那一杯绿水寄托了山水的情怀,回归着自然的简单,洗涤着心灵的纯净。而步入茶园,则是放飞了游人更多接近自然亲抚自然的的渴望。那样一种幸福感于碧绿的茶园里俯首可拾。

  华顶的茶园历史悠久。据记载,东汉末年道士葛玄已在华顶植茶。隋唐以后,渐有名气。唐时,日本高僧最澄来天台国清寺学佛,归国之际,带去茶籽,试种于近江(滋贺县)孤本村国治山麓,迄今已千余年。

  千年历史的沉淀似乎在这片新绿中无法找寻,于是找寻有名的葛玄茗圃似乎可以让人翻开种茶的渊源史迹,这里相传是三国吴时葛玄手植茶圃所在,至今已有1700余年,现建有归云亭。据《天台山志》记载:“东汉末年葛玄植茶之圃已上华顶。”归云洞口几株茶树称为“茶祖”,至今依然生机蓬勃。大片大片整齐划一的茶园碧绿地呈现眼前时,无不令人动容。于是,身旁不时有人飞身扑向这片绿海。穿行于齐齐整整的茶园里,低头试摘。而我则在这片绿海里幻想,幻想千年前,身着白衫头戴斗笠的江南女子,温柔的采摘姿势该是一幅多么完美的画面啊!

  茶园的附近,还遍布着外型古朴的茅屋。突然觉得,自然低垂茅草的清香适合着云雾茶的气息。据载,华顶地势高寒,僧人编茅为屋。这种精巧别致、幽雅素净的“茅蓬”最盛时达120处。乾隆时,潘未有诗吟咏:“天台六十五茅蓬,总在悬崖绝涧中,落尽山花人不见,白云堆里一声钟”。于修禅、品茗,著述,避暑,最为适宜。现尚存药师、必明、长春、驾云、天柱峰茅屋。

  那一座座依山而建的雅致茅屋,不禁让人想象:这种享受生活的方式,显然不异于现代富人别墅的功用。华顶自汉魏以来,作为佛道双栖的圣地,唐诗之路的极顶。智者大师在此授道弟子。王羲之于此苦练永字,潘天寿于此泼墨山水。还有谢灵运,孟浩然,陆游,他们当年留连华顶之时必定在这静谧的茅屋内酝酿过心中的一份诗情。试想,静夜品茶,推窗望月,山林空寂,心定神清,这是一种多么诗意的浪漫生活啊! 天台华顶国家森林公园的杜鹃林、茶园及茅屋,也许会成为最美的珍藏回忆!

 
2015-08-31
------分隔线----------------------------
推荐内容